前文:

    文章的標題是太聳動了一點,只是,我還沒有找到怎麼形容的詞句...

 

 

 

 

 

 

小時的夢境依舊在,我也忘了我拿這夢境嚇到幾個人.只在我最後一次夢到時,我就知道了,我再也不會再說了...

 

沒什麼的今天,沒什麼的明天,連昨天都沒什麼...

就今晚,我明明睡到太陽都要下班了,月光都迫不及待的有想要衝出來的時間了.

迷迷糊糊的打了幾個簡訊,昏昏沉沉的回了幾個電話,爬..到電腦前看了一下我掛的人物如何.

當然啦,一定會有的廁所巡禮跟五臟廟的祭祀,不到正午夜我又睡過去了...

又夢到了,怎麼會隔了這麼久又夢到了?

我在夢裡對我自己大叫...可又礙於這是夢,我只能靜靜的等待事情的經過...

就是靜靜的,就只能靜靜的,當我知道我可以再這個夢擁有自我意識的時候,我就只能等待...

等待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的讓黑嬷嬷從我的手上帶走個人或是動物甚至是(物品?)

還記得小時候哭著跟我媽媽說這個夢的時候,我那天沒有上學,直接被帶到了我阿嬷家的宮.

那也不是我真的外婆,而是我媽媽的乾媽.所以我們小孩子就叫起阿嬷來了

這事情還是我國中了以後我才知道,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那是我的親外婆勒

阿嬷已經在宮的辦公小桌上念念有詞的畫著符,見著我們只是意識的揮了揮手要我媽把我帶過去.

阿嬷看了一眼,口理念的詞越是大聲,像是在罵人一樣的憤憤又畫了一張符.

阿嬷走到神桌前的案台上,我媽媽早已放了張椅子在那,我媽把我帶了過去坐下.

拿了一把超大把的香,幫我收驚..

不過我卻覺得是不是收驚,那像是在趕什麼東西一樣的.

因為阿嬷不只要我閉上眼睛,還要我手拈蓮花指,在我的腳上還放上了不厚的金紙,要我踩著.

小時後不懂,大了才懂,金紙不可以踩.

然後在我的背上有順序的邊念口訣邊拍打著我的背.手.腳.跟頭...

聽說當時的我還有點抗拒,不過我不記得了,我的記憶只停留在阿嬷看了我一眼的印象.

其他的不是聽來的,就是我也不知道為何總會再很久很久的以後,自己無意識的想起.

因為我發了很重的高燒...

沒有多久,大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在我家的大門口,認認真真的辦起法會了...

我一直不懂,到現在才懂了點,又不是農曆七月,就算是農曆七月也不是在我家門口辦法會阿.

是在我阿嬷那的宮辦法會才對阿,怎會在這裡辦啊?

可是我也不再去過問,不是不敢問,而是沒來由的迴避正要問出口的問題.

辦完法會後,我的高燒當晚就退了.

聽我姊姊跟我媽媽以及我那有可以當做沒有的意識斷續拼湊,

我的高燒持續了一個月,而且都維持在38-40的中間,沒能燒壞腦子,又不可能清醒的狀態

看了大大小小的醫生,大醫院阿,小診所阿,還動用全家族親戚朋友的人脈,

找到了一個好偉大的好難找的腦外科權威醫師來幫我看診.

結果是無解,好一個無解到,我想現在那位好偉大好難找的醫師都還找不到真正原因吧!

我真是害了他在診療紀錄裡多了一份無解的病因!

其實也不是辦完法會後我就好了,而是辦完法會後,

我那個娘到了一個阿嬷介紹的小診所讓我挨了應該有10針,我保證有超過10針以上的退燒針,我才退燒的!

你知道嗎,那10來針的退燒針,屁股不夠打還打到我的手ㄟ...還是兩隻手ㄟ.

滿滿的針孔淤青,讓我活像是吸毒者一樣.

 

打完針,迷迷糊糊的回到我外婆的宮,我在我阿嬷睡覺的小房間裡躺著,

房間裡只有我,我娘以及阿嬷.

阿嬷嘆了口氣問

『退燒了?』

我娘撫了撫我的額頭,點了點頭.

『怎麼會這樣,我早知道這孩子命格不同,可...會不會太快了?』

我媽沒有說話,只是落淚,也只能落淚...

『我是關了拉,只是不能關完全,也不用太操心,它們...不打算現在收她!』

阿嬷說的安慰,我卻感到無比的辛酸......那話,不是她慈悲的老人家能說的阿!

我也不知道我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一個才幼稚園小班的小孩有這樣的感覺很奇怪吧!

可,我就是這種感覺!!!

 

當下只認為,我是不是闖禍了,那種闖禍心態一直到我第二次發黑嬷嬷的夢才粉碎了我闖禍心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coneko 的頭像
coconeko

虛幻的文字中,我看見對你的思念.虛無的感情中,我看見...我的愛情!

cocone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