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的好假,我知道!

說的好假,我也知道!

那一切都像是假的我更是清楚!

只是,誰可以從這假假的世界獨自跳脫出來?

我以為我自己可以不用這樣,我以為我可以自己對我自己誠實一點的.

原來,還是假的!

 

 

那關心,我聽到了.

那問候,我聽到了.

那不知道怎麼開口的關懷,我也放入了我的心裡了.

只是,我還是不能在你們的面前哭.

我對妳要求過一個很簡單,可是我自己又不知道怎麼表達的需求.

我對你詢問過一個很讓你覺得再輕鬆不過的需求.

可是,可是,我還是沒有這樣做.

我不是小氣的連那點醜樣都不願意讓你們看到.

只是,很多話,很多想要講的事情,還是硬生生的依舊卡在我的喉嚨裡.

我好想哭,好想讓一個人,任何一個人都好,真的,任何一個人都好.

只是想要讓人知道,我是多麼的脆弱,多麼的渴望找到一個人知道我並不堅強.

 

我好累,好累...真的好累.

有多少的話要講,有多少的心思要吐露.

不只一次我不想要在自言自語,自問自答了...

甚至不只一次的連呆在街頭都覺得有想哭的衝動.

眼淚,這時候就真的很爭氣的一滴都不給我流下來,連眼淚都不想讓我出糗.

我又怎能要求你們?

 

 

 

 

姚夜書被寫作的暴君挾持住,

而我,卻被困在無人島上被迫跟著自己的假想敵(自己),扭打起來.

有時我都不知道我是自己,或是(自己)了!

清醒跟瘋狂真的只有一線之隔,我努力維持住的清醒,常常被打亂.

不是時間,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的傢伙

而是,規則.又或許是計畫.又應該是講,我的步伐...

又或著是我太過堅持這樣的清醒,不能有一分一毫的誤差,

亂了,就會像是被火燒斷的線一樣...垮了,而我就會忍不住大吼大叫...

我發覺,我吼過了,我叫過了,那也就好了!  只是現在越發嚴重了.

你們總是要我壓抑自己的爆發,你們總是要我別去管,別去看,別去理.

只是那樣步伐會亂掉,那樣規則或破壞,那樣計畫會失敗,

我怎麼可以亂了又理,壞了又修,敗了又重來...

每次忍耐後,(自己)會不自覺的跳出來對我說:

嘿,你能忍多久?你還能忍幾次?你要塴了...

然後逕而在高處耐心的等著我崩潰的一天好來吞食我僅有的理性

我不斷的說服我,我不能瘋,不能塴,因為我還 清醒!

我知道,還清醒著,那瘋狂就會變的很痛苦...

我知道一切都是假的,連那個(自己)也是假的,只是我不得不沉浸假的裡面,好讓我可以暫時的麻痺一下.

 

我與(自己)的抗爭還要多久,我也不知道,等我瘋了,我在告訴你....

 

 

 

 

 

 

 

2009.4.15...上午:04:09..

貓:嘿,我心裡住了一隻豹...等你跟(自己)的抗爭失敗了,我能放出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coneko 的頭像
coconeko

虛幻的文字中,我看見對你的思念.虛無的感情中,我看見...我的愛情!

cocone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